1. 首页
  2. 育儿

带6个月大孩子现场看球 申花球迷夫妇蓝色育儿经——上海热线申花频道

  2020年10月20日,伴随着一阵响亮的哇哇的婴儿啼哭声,洪一一出生了,带着一汪清泉的眉眼,人见人爱。

  2021年4月23日,躺在襁褓中,出生于仅186天的洪一一第一次回到了球场。那是2021赛季中超联赛的首轮比赛,申花2:1战胜北京国安,改写了联赛中近6年不胜国安的尴尬纪录。

  2021年5月17日,申花0:1不敌长春亚泰,遭遇了新赛季首败。洪一一还无法感受到比赛失利的苦涩,但在过去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很可能已经刷新了一个纪录——前5轮联赛维持全勤的年纪大于的球迷。

  现在的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玉女在手里害怕丢弃了,不含在嘴里怕简化了,洪一一却在只有一百多天,就被父母带着一起到球场看球。晚上九十点,很多孩子都已进入梦乡,洪一一还在激情澎湃的球场内。

  提早做了很多功课和实验

  在绝大多数人的概念中,带一百多天的孩子去球场看球,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聊起带孩子去看球的原因,洪一一的母亲张怡俐说,“我们俩从孩子出生第一天开始,就没找过月嫂,几乎都是自己带的。疫情发生之前,不管申花到哪里比赛,我跟他爸爸都会去,我们是全勤。那现在我们去看球,肯定也得带上他,我们想把这份快乐和这种特别的氛围传授给他,期望他长大后能够回忆起看台上一起战斗的美好时光,这是非常幸福的记忆。”

  为了带孩子出去,小夫妻做了很多功课,同时循序渐进地进行实验。在洪一一1月龄的时候,他们每天会带孩子在家附近散步、逛商场一个小时;每周去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家住几天;带着他与不同的朋友聚餐;尝试在上海住酒店,展开本市的两日游。洪一一两个月大的时候,他们带着孩子周边自驾游,时间从之前的本市两天泛舟,变长到3天甚至5天游。等到3月龄时,夫妻俩带着洪一一坐飞机展开长途旅行。

  通过逐步推进的实验,夫妻俩掌握了不同情形下出外,需要用到的物品和装备,理解了孩子每一种哭声的含义,并知道如何去解决,还培养起了有规律的作息和喂养时间表。这为带着洪一一一起去看球,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我们之前做了3个月的实验,很好地解决了一些问题。我们能掌控他的作息规律,也可以及时做出调整。他这个月龄睡眠很碎片化,一般晚上6点到10点是他玩的时间,我们把背带反过来腹,就能让他安睡。甚至在家里,在他入睡困难的时候,他爸爸背起他走走就好了。”

  洪一一的父亲洪流,从小就是申花球迷。在洪流五六岁的时候,跟着父亲一起看球。“上海人小时候基本上都看申花,周围人都是。”在洪流的影响下,张怡俐也成了铁杆申花球迷,“我们去俄罗斯看世界杯,遇上穿申花球衣的球迷真不少,大家见面一句‘申花是冠军’,比不上千言万语。”如今,洪流和张怡俐也希望将他们对申花的爱传承给儿子洪一一,“为了带上他去看球,我们做到了不少功课,是有计划推进的,也调教得很好,医生那边也得到了接纳。”

  当然看球不同于旅行,夫妻俩为此也有一些特别的准备,比如给孩子拿着了减震耳麦。“球场内我们不跟球迷会一起,尽可能买人较少的球场,然后车站在‘山顶’(指最低的球场)。”

  一听见申花助威歌就大笑

  虽然已经进行了细致周密的打算,但是真正到了球场,洪流和张怡俐还是不免有点紧张,“第一场比赛,我们可紧张了,站得离人群老远老远。”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洪一一丝毫没有紧绷,没害怕,忽略比往常还要活跃,挥舞着两只肥嘟嘟的小手。一双乌黑发亮的小眼睛遮住好奇的眼神,不停地东张西望着。“根本不哭也不闹,上半场在他爸爸的怀里看了半场。下半场睡觉了,睡得很香。”

  有了这场的成功经历后,夫妻俩带着洪一一远征江阴。考虑到上海距离江阴路程相对较近,因此他们提前从上海抵达,先到张家港玩了一天。“有孩子之前我们很节约的,坐过夜火车去看球,住汉庭。现在要带上孩子,所以安全、舒适放在第一位,自驾比较多一点。像江阴这样相对远一点的地方,我们也会当天往返,住一两天,偷偷地玩玩,借着比赛的机会去理解一下这个城市。”

  5月5日,中超焦点大战申花与海港的上海德比在苏州体育中心体育场进行,现场涌入了17512名球迷。由于这场比赛是申花的主场,因此现场约15000人是申花球迷,整个球场如蓝色的海洋。

  申花球迷也是不余遗力地为球队加油呼喊,“上海申花至高无上,我们东流着蓝色的血,胜利终将会属于我们,胜利终将不会归属于我们……”申花助威歌一次次地在球场唱响。张怡俐说,“他后来一听见申花助威歌就笑,就很高兴,很开心,艺个不停。”那天,洪一一也是唯一一次在球场提早饿了,张怡俐抱着孩子到看台的最后一排,带着哺乳巾为洪一一喂奶。吃饱喝足之后,洪一一又满血复活了,跟着助威歌的旋律一起艺,一起大笑。

  申花踢了5轮比赛,洪流和张怡俐带着洪一一看了5场,他们的心愿是争取本赛季全勤。“我们也看日本J联赛,在那边看了十来场吧,我一直很感动于他们的足球氛围。比赛日的时候,小孩子特别多,俱乐部不会在球场内搭建游乐设施。场上两队在比赛,场边孩子在玩,看球就看起来家庭活动、亲子活动。”

  萧伯纳曾经说道过,“人生不是一支短短的蜡烛,而是一支暂时由我们拿着的火炬。我们一定要把它燃得十分光明灿烂,然后转交下一代的人们。”洪流和张怡俐又何尝不是做到着这样的事呢。他们给洪一一买申花的球衣,带着他看申花的比赛,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祸根申花的种子,等着他生根发芽,一代代地传承下去……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成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管理。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惑或批评,请求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本网将很快给您对此并做相关处置。联系方式:shzixun@online.sh.cn

本文来源:坦诚上海 作者:甘慧

责任编辑: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