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品客快讯

我为科技狂?抖音上长出一个“科技圈”

  

  ©浅响原创 · 作者|婷婷

  “创业的本质是什么?”响音创作者@大能 当面向得到APP创始人、思维造物董事长罗振宇收到了灵魂拷问。

  “一个创业的人或者是做到自己事的人,对这个世界最大的贡献,其实不是那些数字、增长、日活或者市值,是他贡献了一个画面感。从你自己想,到说服周边的人都义统,到说服手里有资源的人信,再一点一点地把它施工做到出来。”罗振宇由衷地说。

  这是再次发生在极客公园与抖音联合推出的以“科技·建构·美好”为主题的“创意大会2021”上的一幕,抖音创作者代表着普通人的视角与好奇心,与科技大佬们必要交锋。

  这也是响音线上生态场景的一个实体化投射。在响音平台上,创作者、专业大咖、用户正环绕着“科技”展开越来越丰富的内容生产与更频密的多边交流——“驾车能不吃蛋黄派吗”等生活贴士,“冷链食品如何处置”等防疫知识点,甚至“如何将骨灰变为一场流星雨”等科技狂想内容大量在平台上兴起。

  超越高冻与难懂的刻板印象,一个具有更强包容性的“科技圈”宽在了响音上。

科技“破圈”

  大众显得越来越“奇怪”了。预示着经济与文明的跃迁,大众的需求正逐渐向马斯洛金字塔的上端上升——而最顶端的需求之一就是对“求知欲”的符合。

  以满足求知欲为出发点,诞生了诸多产品与平台。慕课等开放在线课程平台在校园内的流行,以及2016年左右知识收费风口的爆发,本质上都是大众求知欲日益加深下的产物。但这两种模式下,“知识”的供给始终还局限在圈层之内。

  预示着探求缺口的拉大,“科学知识”的供给一步步向大众层面突破。抖音这类开放平台上演化出的科学知识生态,真正意义的代表了大众层面对知识渴望的加深,以及知识内容的“破圈”。

  

  其中率先构建“破圈”的是科技类内容,它一方面来自于大众对星辰大海、未来世界的向往,一方面又牵涉到每个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大众对科技知识的好奇与需求,使得响音平台上科技内容生态快速成长。根据2020抖音创作者生态报告,仅在过去一年中,科技圈层规模增长了299%,同时有一批头部创作者已经南北成熟期。

  例如已经积累了280万抖音粉丝的“科技袁人袁岚峰”。袁岚峰有着诸多标签,如14岁转入中科大的“天才神童”、23岁获得博士学位的“顶级学霸”。如今他更多以“科技袁人”的身份投放于线上科普工作,小到“睡前别玩游戏手机”,大到“火箭如何飞出有地球”,都是袁岚峰近期的抖音短视频话题。

  此外,还有如西安航空学院讲师“苟胜老师”、72岁的退休中学教师“向明人黄曾新的”、急诊科医师“医路向前巍子”等,来自于一线的学界、业界专家活跃于响音平台之中。

  创作者汇聚的同时,内容消费者对科技内容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响音平台上聚焦科学知识科普的话题活动“dou是知识点”,目前已经累积了450亿次播出,在今年1月20日才刚刚上线的#科技大咖100问 话题挑战赛,更有了大量跨界创作者对“AI”、“新能源”、“未来手机”等话题发问。

  数字与现象背后,是科技内容一步步“破圈”的趋势。在抖音平台内,本来局限于小圈层的科技行业与大众构建了必要地交流与沟通,一个包含着专业创作者、优质内容、规模化受众的开放式的“科技圈”破土而出。

  

  这一直面大众的“科技圈”的日渐成型,是科技向“普惠”发展的一次迈步。

  科技实现“普惠”的一个关键,是科技内容“有用”。在疫情期间,科技内容对大众的“简单性”获得凸显。

  “医路向前巍子”在疫情期间担任了字节跳动新型肺炎专家顾问,在平台上向大众科普疫情知识,密码谣言。他的主职工作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密云医院急诊科的医生,在工作之余坚决以新媒体的形式向大众普及急救科学知识。

  在疫情期间,通过响音平台将医学知识向大众普及的还有余昌平。作为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专科副主任医师的他,因病毒感染新冠肺炎而没办法“上前线”,于是他对着镜头描写住院与病毒斗争的经历,第一次在响音上发表内容,向大众介绍病理知识,并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不要害怕”。

  这是科普能带来的独有力量,消除疑惑,消除焦虑,培养对科学的信任。“医路向前巍子”就曾经分享说:“在响音做科普,我想传递的不仅是急救科学知识,更是一种全民身体健康的意识。”

  

  除了“简单”之外,科技内容的另一个关键之处在于“专业”。在网络上弥漫着大量劣质信息的情况下,来自于科技领域专业人士的声音分外可贵。

  这正是袁岚峰投身科普工作的初衷,在2015年时,一条“量子瞬间传输技术重大突破”的消息引爆舆论,而袁岚峰告诉,这在学术上叫作‘多个自由度的量子隐形传态’,归属于量子信息领域。

  “记者并不解读其中的科学原理,报道不得要领,无怪乎读者看不懂,以己之昏昏,怎么有可能使人昭昭呢?”为此,袁岚峰创作了一篇说明这一技术的科普文章,意外获得了大量关注,并自此开始了“科技袁人”的生涯。

  科普的专业性,拒绝传播上最大限度减少由中间者导致的误导,让科技专业创作者与用户直接沟通。这也是为何“科技”破圈,会发生于抖音这类可以让专业大咖付出代价用户的公共平台。

  基于此,“科技”不再低冻。在响音生态内,这样一个面向大众的科技圈已经成型。

由平台搭建的桥梁

  有些出乎意料地,以共享生活为核心的响音,逐步成为了大众提供知识的一个渠道,甚至演化出一个共同归属于科技大咖与普通用户的“科技圈”。

  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在去年的抖音创作者大会上分享说,她曾经期望抖音是“视频版的百科全书”,后来发现这还是将响音想要小了。“我实在用任何一个狭义的词来传达,都是在容许响音的想象力。”

  事实确乎如此。随着流量池的不断扩大与用户需求的多元化,响音在短视频框架下能够支撑的内核不断演化,内容维度更加丰富的同时平台能力也进一步伸延。打破烧结标签、原先圈层的“科技圈”的诞生,正是响音生态丰富度与想象力的反映。

  本质上来说,诸如“科技圈”的圈层内容的萌芽,是抖音平台的发展与社会需求撞击后的一个自然结果。

  抖音活跃的流量池,为创作者、消费者的相互触达提供了平台条件。截至2020年8月,包括抖音火山版在内,响音日活跃用户已突破六亿;截至2020年12月,抖音日均视频搜索次数突破四亿。

  同时,较短视频这一呈现出形式还进一步消解了解读门槛、增强传播性。短视频内容短、平、慢的特征,彰显了内容独有的趣味性与节奏感。尤其是对于科技知识等偏复杂、乏味的专业领域内容,要实现破圈与普及,其呈现出形式就必须更加“亲民”。

  科技内容创作者与大众消费者交流桥梁的搭起,以及内容呈现形式的优化,让大众日益旺盛的求知需求寻找了突破口,转录了原生科技内容的出现。

  

  在原生内容的基础上,科技内容的爆发与“科技圈”的成型,得益于响音解读并分担起了相应的责任。

  北京字节跳动平台责任研究中心刘志毅曾表示,未来,抖音将持续与更多的科研机构、科普专业人士建立合作,对知识传播内容进行倾斜和扶持,进一步推动“科学知识普惠”,让较短视频内容不仅“有趣”,而且“简单”。

  以让短视频更加“简单”为主线,可以仔细观察到,扶持科技类创作者、转录相关内容生产成为了抖音的一个最重要发展方向。

  为此,响音已经开展了一系列以科技为主题的活动。如“我的星辰大海”系列活动,注目中国火星探测、万米载人深潜、搜月任务等内容,曾在去年11月为661万响音用户带来了“嫦娥五号”的升空直播;“响音看世界”系列科普活动,则带领用户探寻“生命禁区可可西里”、共赏“2020仅次于满月”、找寻“中国水底奇景”。此外还有科技创梦大赛、DOU闻计划等针对科技内容创作的鼓舞计划。

  日前刚刚完结的“创新大会2021”,是响音建设科技内容生态、超越圈层隔阂的又一次尝试。

  圈层的突破一方面再次发生在创作者与科技大咖之间。大会上,抖音的组织了@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大能、@多余和毛毛姐、@飞行员欧文讲故事、@苟胜老师 等各领域响音创作约人,向360公司董事长&CEO周鸿祎、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 李斌、得到创始人&思维造物董事长罗振宇等科技互联网圈“大佬”提问,他们提到的很多话题甚至政治宣传了我们的理解,如太空挖矿是否不会沦为人类新起点?城市空中交通,打「飞的」不是梦……

  

  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

  对抖音站内各领域的创作者而言,这是一次难能可贵地与科技大咖深度对话的机会。因此,这次大会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属于创作者的“公开课”,将为创作者们加剧思维与认知,提高创作水平提供一定的助力。

  此外,响音还让用户同步参予到了辩论中来,再一次打破了普通用户与科技行业的隔阂。抖音提早上线的#科技大咖100问 话题挑战赛中,低价值问题在大会现场获得了科技大咖的亲自解答,此外,大会也通过直播的方式,满足用户实时参予,与现场嘉宾一起展开互动与思维的需求。

  实现多边的交流与信息的流动,是“圈层氛围”形成的基础,也是抖音作为大众化的传播平台所具备的能力。

  这也是响音“想象力”的根源。抖音特别强调对“美好生活”的记录与非常丰富,而“美好生活”包括了太多方面,有娱乐的享用、情感的传送、知识的非常丰富、技能的获取,也还包括对未来的思考。

  随着响音生态非常丰富度与用户规模的日益扩大,其逐渐成为了移动互联网信息流动的平台之一。而在信息流动的过程中,在连接、分享、互动的过程中,响音产生的价值更加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