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教育频道

必学保命技能!火灾、台风、内涝等,万一遇险,你该做啥

近期,各类灾害频密,如何应付沦为人类的一大挑战与难题。

而一旦灾害发生,每个人的防灾减灾能力至关重要,关键时刻说不定就能保命。

防灾减灾教育,是减少灾害风险的关键一环。

我们平日做得如何?哪些地方需要与时俱进?

“应验”一样的视频,救了网友的生命

7月18日,B车站账号“幽灵校长”发布了一段存活类视频《暴雨围城,你该如何划水逃生》。此时,离郑州内涝将近48小时,一切尚未发生。

制作者小黄经历过北京暴雨,近日看见气象机构连续发布暴雨预警,就想通过视频“聊聊普通人如何应对龙王爷的攻击”。

不见画面中,城市马路如河塘、汽车如皮划艇、地下井如喷泉,片头配道:“几十年一遇的暴雨、台风、龙卷风频率不会越来越高,咱们普通人就该掌握点防灾技巧”。

视频图片

接着提出一些应对措施,如“经常出现红色预警,你就该囤粮和存活工具”“家里住平房,必须囤点沙袋”“积水进门,如果相当严重,需要先断电,确保电器安全”等。

如今再看,网友facebook纷纷说道作者是“预言家”,有留言写到:“看完了视频第二天就用上了!”“人在郑州,被救了一命,还救回了另一个人的命”“我��水丢弃下井了,那感觉就和视频里的一样”。

评论图片

小黄自己也没想到,如此小众的生存类视频,关键时刻真的可以救命。

几天后,台风“烟花”预警,他特意制作了一期防台风视频,提及齐腰深的水里,各种垃圾、动物残骸、化粪池里的东西都可能往外冒,上岸后碘伏消毒很必要。脏水中,连被蚊子咬一口都可能引起病毒感染。视频还介绍了一些求生存用品如求生哨、迷你报警器、有攻击头的手电筒等。

搜索选题素材时,小黄发现防灾知识点确实不少,但比较累赘。知识点很容易看完就岂,不及视频印象深刻、冲击力强

有些知识点也比较粗糙,比如以防台风时,大多数资料都会提到可用木板、胶布加固窗户,但具体怎么修整?使用什么手法?并没说得很详尽。所以,他尽可能在十几分钟视频中,讲清楚某领域的防灾科学知识,明确提出各种应对作法。

网络互动,也让一些问题浮出水面:

这些防灾知识点,为什么大家都变得很陌生?我们日常的防灾减灾教育,究竟怎样才能做得更好?

军事演习时嬉笑打闹,上课时听过就忘

正在复旦大学就读于的胡悦,其老家在贵州,2008年汶川地震时,她读书小学二年级,亲历了余震。当时年龄小,不懂事,她还有闲心离去书包再跑完。逃离后,母亲蹲下来抱着她痛哭,说道她傻,书包哪有逃命最重要。

此后,中秋节主题班会,老师都的组织大家画黑板报,背逃生演习的顺口溜,谈地震受困注意事项。

学校每年进行地震军事演习,从警报听见的那一刻起,所有人很快把小书包覆以在头顶,躲在书桌下,等老师发出指令后,按座位顺序排队往楼下回头;无法交头接耳,不能拉寄居别人,不能自己瞎了跑到前面去。教导主任在操场上掐着秒表数撤离一共花上了多长时间。每个班的班长跑到主任那里大声喊:“报告!×年级×班已全部到齐!”

让她印象深刻的还有屏蔽教育。演习时,释放烟雾,警报器收到尖叫声,伴着在整个宿舍楼里。整个过程不许交头接耳,不许互相推搡,更不许打打闹闹。有老师专门等在半路,就为了观察学生有没有遵从规范。“当时我确切体会到,烟雾是真的很呛声,不能往高处跑。”胡悦说。

然而,另一位大学生林淑婷的描述并非如此。她的记忆中,中学的防灾军事演习也没有那么有序。

比如地震演习前,先敲一段视频,内容提及可躲在墙角的三角形区域,同学们走看了看教室的墙角:哎呀,它已被洗手工具和垃圾桶占据,怎么办?老师说,演习时只要躲在课桌下即可。真到演习的那天,有人躲藏不下去出声抱怨,也有人忍不住与同桌对视发笑

高中时的火灾军事演习面临同样的情况。当老师拿着喇叭高喊“大家注意安全,有序撤走”时,宿舍里还有人兴奋地说话。回来哨声丢下,有些人三三两两并排,有些人互相拉扯,还有人跑到一半发现没带上饭卡,又半途返宿舍拿。于是楼道里一片恐慌,有人往下,有人往上。

“军事演习过后,不少同学面色茫然,或者玩闹嬉笑,没将演习放在心上。”林淑婷说道。她感觉,从小到大班会上的防灾减灾教育总是书面科学知识、口头指导居多,许多细节已经不太忘记。往往一堂课10分钟过后,大家就低头腊自己的事,只盼着下课铃早点响。

胡悦则指出,做得好的地震军事演习、火灾军事演习非常简单,让人印象深刻。但班会确实有点场面化,很多书面知识都没忘记。

这一点,小黄也深有同感。问到他的视频为啥更有用,他说道:“学校课堂科学知识比较单一,厚厚的册子看完就岂,上课形式呆板,不更容易记住。”

说到底,防灾减灾教育培训,需要直观、生动,唯有通过不断演练、实训,让人们把知识化为行动,才算真正超过目的。

近几年,正是意识到实训的不足,全国防灾教育的实训和体验开始多了。而上海,在实训上有自己的探索。

细致场景中形成肌肉记忆

坐落于东方绿舟的上海市青少年校外活动营地、上海市公共安全教育实训基地,目前是亚洲体量最大、综合性最弱的公共安全教育实训专业场馆。

2008年汶川地震时,上海开始设想建造一个公共安全教育场所。2015年,该馆纳入全市重大工程,2016年项目动工,2018年基地竣工,堪称十年磨一剑

建造这样一个基地,无以就无以在全球几乎没有现成经验可供参考。如日本地震防灾做到得很细,韩国屏蔽做到得较好。每个国家都有引人注目单项,但想要打造出一个综合性强、容纳安全教育各种类型的基地,几乎没现成参照物。

如今,基地分成4个板块8个主题23个实训馆。牵涉到实训的内容有地震灾害、气象灾害、防空安全、道路交通安全、轨道交通安全、消防安全、日常生活安全、应急急救等,随着时代发展,还在不断增添新的主题项目,如反恐防暴。

基地教学负责人黄一鸣说,实训的特点在于,并非静态参观,需要每个人动手、动脑、动体。每一种防灾实训尽可能还原真实场景

比如地震灾害体验馆,室内模拟了一个20平方米的真实起居室,沙发、桌椅等家具一应俱全。体验时,地板、墙壁和屋顶都在摇晃,窗外是大楼灌入的景象,声光电因应,高度还原真实场景,尽可能让人们变得紧张。

实训指导员先告诉他学员,如果发生地如雷,应该选择哪些地方躲避、用什么动作维护自己、如何积极开展团队合作,随后再来体验强度更大的地震,看学员们的反应对不对。

一次两次还不够。仿真时,有人起初躺在沙发上,有人躺在餐桌前,每一次地震模拟演习过后,让大家再换回位置,如此重复训练,直到科学知识变成动作,形成肌肉记忆。

轨道交通安全实训馆位于地下一层,1:1尺寸仿建了3节轨交车厢,人们必须从1楼安检通道转入,安检后乘坐自动扶梯下楼,场景高度细致。

实训指导员先帮助学员理解各应急装置的起到。如地铁车门上方的红色制动手闸、车门旁的紧急调用按钮,这些东西平时都无法乱按。很多人并不知道怎么操作:什么时候按、按下去的作用是什么,甚至不知道灭火器就放到座位底下。

列车车门关上,车厢微微晃动,完全模拟行进中的列车,此时,一系列事故再次发生了:灯光灭了,窗户冒着火花,车厢浓烟四起,还能气味焦味。

有人就近按下对讲按钮报告司机,有人的组织大家紧急撤离前往还没着火的车厢,有人用灭火器扑灭小火。此外,还有实训列车在隧道中间迫停时,人们该如何从驾驶舱逃生门撤离,沿着隧洞寻找就近的受困出口。

有一次,一位中学班主任坐在列车上看著学生们演习,学生们全情投入,最后一个孩子撤走时一把拖上班主任一起逃亡。

台风室内实训也有场景还原成。屋内仿真家居环境,配有煤气灶、自来水开关等。学员先关好门窗,用米字形胶布修整玻璃窗,随后辨别电器是否安全、燃气开关是否安全等。

在风雨雷电户外体验室里,学员们穿上雨衣、雨靴,场地模拟陆地7―8级大风。不见大雨倾盆,四周漆黑一片。此时,学员们必须快速找到固定构筑物,车站在相对安全的位置。

如今,河南特大暴雨灾害发生后,基地的老师们正在研究,二期建设中如何重新加入防洪防涝的实训演练。

以为懂了,实习时都是问题

位于奉贤区的上海市消防救援总队训练与战勤保障支队,也有自己的一套培训方法。

学员学习用于灭火器时,一位教官问:“你们觉得灭火器能用多长时间?”“20分钟”“5分钟”,学员们答案各异。教官问:“一般不会超过20秒。”

培训前,许多成年人以为自己不会用灭火器,掌握了一定的屏蔽常识,其实不然。

有人使用灭火器时站的位置不对,不知道必须车站在火源的上风处。

有人距离不对,太远或太近。

有人对着火的外焰猛喷,实际上得对着火源的根部喷出。

还有人喷到一半,手一松,想想到火有没有灭,但灭火器用于时间非常受限,最差一口气喷完。

以为自己不懂了,一上场实操,全是问题。”赵锦祯感叹。他是上海市消防救援总队训练与战勤确保支队的一员,在培训上很有经验。

他讲解,消防安全的培训内容首先得区分对象,如果未满18周岁,主要培训防火与逃生,日常生活中如何防止火灾隐患。

而18周岁以上公民有义务参与火灾报警和扑救,涉及内容则会更多。

理论仍然是必须的。培训对象如果是施工单位,老师会围绕建筑工地、施工现场防火安全来描写。如果是化工单位,则针对危险化学品的储存和运输来描写。如果是办公企业,就环绕日常屏蔽巡查来描写。

讲座老师也会用真实的案例,提醒大家日常注意维持生命地下通道的畅通,如电动自行车不能入户,小区楼道无法随意堆物,社区不能随意闲置消防通道,路上行车注意避让抢修车辆等。

比起理论,实训更不受学员青睐。“坦率说,互联网时代并不缺少提供各类安全知识的途径,但大部分人还是缺少感性认识。”赵锦祯说道。

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训保支队遥控熄灭真火、仿真烟雾,让学员真实感觉火场的热量、高温、浓烟

为什么“小火也亡人”?原来,火灾现场温度之低,呼吸道半分钟就难以忍受。烟雾中伸手不见五指,很难找到受困通道。人一旦跌倒,方向感全无。

有人看视频时,总觉得那么点小火,人怎么有可能逃不出去。只有体验之后才会明白,真实的火灾现场,与隔着屏幕的所见并不一样。

建构一张安全教育网络

2020年,上海一个9岁男孩小博看到客厅火光冲天,天花板掉落,不但没惧怕,反而作出了一系列“教科书”式的救援行径:叫醒爸爸和外公后,在逃生过程中敲了2楼、1楼一家人的门,边敲打边大喊“起火啦”,最后冲到马路上拦车请路经的司机帮忙电话119报警。

小博面临险情时的镇定,与他所在的朱泾二小平时的生命安全教育密不可分。学校有一间“公共安全体验教室”,还可以用电脑模拟灭火过程。学校一到五年级均设置了公共安全体验拓展课。

也是2020年,格致中学15岁男生小盛在街头为一位素不相识的老人展开心肺衰退救护,及时挽救了老人的性命。小盛的急救步骤被许多网友赞扬“手法专业”。小盛对媒体说,这是因为他就读于的小学、初中、高中都另设急救课程

恰在小盛救人事件发生的一个多月前,东方绿舟的教学组就到格致中学展开过一场应急救护知识和技能的培训。

从2007年起,上海市每年都由东方绿舟与全市中小学合作,展开防灾减灾类和应急救护类知识与技能培训,覆盖面积上海全市各区,每年多达10万人次受益。从2019年起,东方绿舟的实训基地课程面向初二年级学生,做全市初中生全覆盖面积。

按照此前上海市教委的规定,学生在初中阶段必须已完成24课时的安全教育课程,其中有8课时在东方绿舟进行实训,“从制度上确保青少年安全教育不止逗留于理论和书面,而是面临真实困难,解决问题真实问题。”黄一鸣说。

通过多年希望,上海正构建起一张校、区、市三级安全教育网络。比如,学校根据自身特点,打造公共安全体验教室。每个区也在打造自己的公共安全教育体验中心。如长宁区融合利用上海消防博物馆,黄浦区融合利用上海民防科普教育馆等。

“现在小孩的防灾减灾教育可比我们当年强多了。”一位上海家长感叹。终究成年人群体更似漏网之鱼,防灾减灾教育需要“上课”。

培训不能抓一时,更多功在日常

“理念的改变,并非一朝一夕。”赵锦祯说道。

没经过重复实操训练,没把科学知识化作肌肉记忆,一旦再次发生真实灾害,人很容易屈服动物本能,手足无措,大脑一片空白。期望参与者端正态度,推崇日常自学和演习,而不是当成儿戏。

有些机构在军事演习中比较形式主义,一群人说说笑笑回头下楼梯,实际什么都没有学到。有些人走出培训教室之前显得不情不愿,仿佛就来完成任务,第一件事是签到,第二件事是照片放朋友圈,上课并不认真。

还有,无法让演习成为“狼来了”。比如一边拉敲警报,一边特意提前叮嘱不要惊慌,这是演习,别当真。那么对普通市民来说,如果有一天真的遇上警报,他们会会因为多次“狼来了”,而丧失理应的反应?

赵锦祯说道,自己在培训中常常会找工作人员“打因应”。比如课上到一半,让人在外面高喊“起火了”,看看学员的反应。大多数情况下,学员们的反应是两两相望,在原地一动不动。一个问:“究竟跑完不跑?”另一个问:“老师都没跑完,我们急啥?”

还有一次在烟雾体验时,赵锦祯特意不动声色地留了一个学员下来。培训完结后,学员们一个个跪上大巴准备离开,没有人清点人数,没有人意识到团队中少了一人。

实训的目的,是让学员真学、真练、真懂、真不会,更最重要的也是希望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提升安全意识。有人培训过后,立即购买消防车毯、手电筒、沙袋等用品。也有些单位培训后立即开会安全会议,安全防范意识提高了。

推崇防灾减灾,更多功在日常。“企业、学校、社区才能抓平时,我们不能抓一时。”赵锦祯说。

另外,火灾、地震等防灾减灾教育日益受到重视,但其他公共安全宣传还是不足,综合性内容不强。比如应付塌楼、防洪防涝、反恐防暴等,人们熟知依然受限。目前,成年人中,习过应急急救知识的也是少数。

黄一鸣给中学生实训之前,一般不会先让学生们做一套题目,对科学知识的掌握程度进行摸底,内容涉及日常安全领域。答题结果显示,学生们对道路安全知识比较熟悉,对民防防空显得较为陌生。

因此,在火灾、地震之外,其他防灾减灾培训也得进一步强化

再者,教育不应多从使用者角度抵达来设计。小黄坦言,自己并非防灾减灾方面的专业人士,但恰恰以普通人的视角制作出来的视频少有废话,一针见血,正合乎网友们的需求。

互联网时代不补防灾减灾的知识,但是科学知识的串联方法、传授形式,确实到了与时俱进的时候。

否能更少些形式主义,更推崇实训、演习?是否能设计一些小游戏、小互动,加剧记忆?否可以运用VR技术,加强体验感觉?是否必须对成年群体有的放矢,加强制度化实训?

强化忧患意识,居安思危。坚决总体国家安全观,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我们必须思索。